.630shu.co,最快更新婚婚来迟,大佬要离婚最新章节!

柳安宁确定自己可以做个脑子好,有毅力,很容易完成任务的人。

可结果呢,死死的盯着资料十五分钟之后,她已经是极限了。

不行了,她直接给凌灏打了电话。

这大概是他们重逢以后,第一次,主动联系凌灏的。

“帮我吧!”

很明显的,凌灏的低沉的笑声,透过电话传到柳安宁的耳中。

柳安宁本就是自觉不好意思,现在被凌灏笑,她自然有些恼羞成怒。

“笑什么笑?闭嘴!”

凌灏止住笑意,不过声音磁性中,带着几分安抚。

“好,安宁,我这边有些能从网上查到的资料,给整理一下。至于其他的,如果不放心不用告诉我,如果放心的话,可以找一些不是机密的给我看,我给整理一下重点。”

柳安宁自然清楚,其实自己看的这些,都不是多么重点机密,很多柳氏公司发展的资料网上都能够百度到的。

头戴花朵的小清新少女

“行,赶紧的。其他的我再看看给发过去。”

她挂了电话,然后用手机卡卡的拍了好多照片,发给了凌灏。

凌安科技那边,凌灏一边对助理汇报的工作回应,一边查着柳氏的资料。

一心二用的凌灏,在助理看来,不由得猜测。

难道凌总要跟柳氏合作?

两家公司有合作的项目吗?还是凌总想要跨领域了?

他这个做助理的是不是得提前准备起来?

先老板之忧而忧,作为一个合格的助理,他应该回去好好研究一下柳氏集团了。

晚上,柳安宁回到家,吃过晚饭,柳博青还真没有当这事儿是随口说的,而是认真的考柳安宁了。

不过,柳安宁内心虽然忐忑些,但是倒是也算自信,在柳博青的几个问题下,她的回答越来越好,越来越自信,最后,甚至是笑着,看着父亲。

柳博青对于她的表现,颇为意外。

“看来,是有背后军师啊?谁帮了?”

柳安宁哼哼,“爸爸,不能这么看不起的女儿我的智商吧?我就不能自己背下来的吗?好歹当年高考我也是考的不错的。”

“呵!考的不错,是在我们帮找了很厉害的老师的补习的结果。真实的水平,我还不能不清楚?不过,这几个问题,都答的不错,那么多资料中,我问的还都能说对,说明这个人给找的重点很精准,能够如此精准的抓住重点的,是我们公司的谁?秘书处的人,有这个本事的,也就我身边的小粱,不过他一天都跟在我身边,不可能是他。公司内的几个叔叔伯伯的,他们也只能给做个提纲,不会这么精细。说吧,公司还有谁?”

柳安宁就是不透露。

“没有别人,就我自己。我是真的认真看了的,而且碰巧,正好您出的这些题,我看的比较认真。爸爸,相信我好不好?”

柳博青深思了下,目光锐利的在装傻的女儿脸上扫过。

“凌灏?”

“……”

柳安宁表情,想要表现的正常点,但是,没办法,她没有想到父亲竟然会如此敏锐。

嘴角尴尬的抽了抽,“呵呵……爸爸,怎么会想到他呢?这思维跳跃的。呵呵,呵呵……”

心虚的笑容,话不多说,柳安宁自己就没底气了。

柳博青拧着眉头,肃然的脸上微微有些冷,“安宁,这不过是公司的一些背景资料,自然不是什么机密。但是,如果是……”

“爸爸,爸爸,我可以向保证,我没有泄露公司机密。我是知道这不是机密所以才让凌灏帮我的。要是真机密,我怎么可能——”

还没说完,柳安宁瞬间觉得,自己上当了。

所以,她这是不打自招了!

柳安宁表情干干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而柳博青也淡淡的开口,“他倒是抓的够精准。当初大学的时候,不挂科,他的功劳不小吧?”

“哼,才没有。我也是靠我的聪明才智才……”

“看来们关系还是很好。”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真喜欢他?”

“没有啊,爸爸,真的没有。今天我是真的只是单纯找他帮这个忙的,其他的我们没有交集的。以后绝对不联系了。”

她的宣誓,在柳博青看来,都是孩子话。

直接无视柳安宁的决心,柳博青叹息了声说:“这样吧,我不干涉跟凌灏的交往,但是,们还需要时间来磨合。如果一年内,们还是想在一起,那到时候,再领他来见我。当然这不代表我就会同意,只是,给时间,让好好考虑。先这样吧,回房间休息吧。”

柳安宁想要解释,自己真的没有想要跟凌灏在一起呢,可是自家老爸,自说自话的,就是认定了她跟凌灏好像是多么情深一样。

柳安宁真的是有口难辩,即便是辨别了,好像父母也不怎么相信呢。

她好像是说了太多,不会跟凌灏一起的话,是不是说的越多就越觉得不可信了?

柳安宁在自己房间里,愤愤不已。

她心里真的没有想跟凌灏一起的啊!

凌灏的电话正巧这个时候打来,还是视频,柳安宁带着愤怒点开,冲着凌灏发脾气。

“凌灏!都是的错。”

凌灏很意外,“什么错?”

“要不是……”

她想要细数凌灏的错,但是忽然又止住了。

要是将父亲的话告诉凌灏,他肯定会顺势而为,而她再强调自己根本就没有想要跟凌灏在一起的心,不就暴露了吗?

再者,凌灏如此腹黑,还指不定会私下里做什么呢。

所以柳安宁的怒气,瞬间收敛了,冷冷的说:“没什么。不用知道。”

凌灏沉默了下,似乎也就不追究了,转了话题。

“今晚父亲考了吗?”

柳安宁敷衍的说:“考了,就那样。我困了,要睡觉了,挂了。”

她直接挂了电话,那冷淡的态度,都看出她懒得应付凌灏。

而今天凌灏的帮忙,也没有换来她的一声道谢。

凌灏坐在办公室里,对于柳安宁翻脸不认人,也不生气,只是对她这个态度的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