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逸进去后,大门缓缓关闭,宣天力站了片刻,摇头叹息。

从黑死狱出来?多少强者都无法做到,徐牧天凭什么?

“报!”

有人快速而来,上前半部:“启禀宣统领,秦门少皇秦惑,于怀恩楼斩了中丞相,帝君大怒,令宣统领将其捉拿归案,无需审判,直接押入黑死狱!”

宣天力:“……”

今天晚上是要翻天吗?

宣天力突然有些恍惚。

他怔怔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内心有种荒谬的猜测:“徐牧天和秦惑,是想将黑死狱当修炼场地?他们怎么敢?”

怀恩楼中,尖叫不断。

神国三相之一的中丞相,就倒在饭桌上,脑袋被摘了,悬挂在怀恩楼上,随风飘摇。

一滴滴鲜血不断落下,让人心胆俱裂。

秦惑不等宣天力领军擒拿,自己就已经先赶到了宣天力面前,对着手持兵刃,一脸戒备,准备动手的宣天力道:“本少皇不反抗,走吧,送我去黑死狱。”

青春开心柠檬女孩与她的酸奶

宣天力:“……”

皇宫内东南一角。

低矮建筑,以正龙之局建造。

本是白玉京准备用来软禁徐逸的地方,现在却成了三百零九人的居住地。

三百牧天军,连同阎亡等南疆九位将领、谋士。

徐逸被神卫军带走不到几分钟,白衣就已经派人前来,将他们都带入了皇宫,安置在这里。

“白衣军师,救救我王!”

三百零九人,此刻单膝跪在一袭白裙的白衣身前,神色悲愤。

特别是虎狰等人,痛苦万分。

他们认为,徐逸是为了给他们报仇,所以才杀了镇南军六个将领,还杀了始作俑者,柴于道。

如果不是他们的话,徐逸不会冒险,就不会被判关入黑死狱。

黑死狱是什么地方,他们已经打听到了。

跟宣判死刑没什么区别。

“如果可以,我比你们更想救他。”

白衣笑了笑:“你们也不用自责,徐逸并不是因为你们才走这一步棋。”

“棋?”

龙鸣费武一愣,若有所思。

白衣又道:“就算我想救他,也来不及,他已经进了黑死狱。”

阎亡等人如遭雷击。

虎狰双目遍布血丝,通红得似乎能滴出血来。

双手紧紧握拳,指甲嵌入掌心,浑身发抖。

如果徐逸死在黑死狱,他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怒兰和魑魅魍魉,同样如此。

“放心吧,他有自己的考量。”

白衣温柔笑道:“他是你们的王,你们应该是最了解他的人,无论是在天龙,在祈愿,在苍茫,在一切他所在的地方,他从未让人失望过!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养好伤势,调整心态,以最好的状态,去通天树下,尝试一下自己的机缘。”

“明天开始,除阎亡红叶狼刀和龙鸣四人之外,其他人,我会分批带你们去通天树,每个人都有机会,希望你们能够在保证根基踏实为前提的情况下,尽可能的成长起来。”

“你们,是他最信任的人,也是他真正的助力,没有你们,他只是徐逸,有你们,他才是南王。”

右拳重重抵心,三百零九人浑身发抖:“喏!”

“好好休息我不便天天来看你们,外面有高手保护,无人能来,也无人能在神国皇宫伤你们,好好休息吧。”

“送白衣军师!”

离开了大院,白衣的脸上,才浮现出一抹怅然和心疼。

她眼角有泪光浮现。

“徐逸,你这么逼迫自己,有想过我吗?如果你出不来,我会一辈子恨你!”

……

宣天力从未想过自己一晚上会两度往黑死狱方向去。

前一个是南疆王,后一个是秦少皇。

白天还在生死天上死战的双方,到了晚上却齐齐被关进黑死狱。

到底是谁在嘲讽谁?

“秦少皇,黑死狱到了。”

秦惑原本在囚车里闭目,听到宣天力的声音后,睁开眼,下车,抬头。

月朗星稀,今夜不眠。

“徐牧天进去了多久?”秦惑问。

“有三小时了。”

“现在几时?”

“丑时,两点五十三分。”宣天力回答。

秦惑点了点头,又问:“徐牧天对你说过什么吗?”

“南疆王说,他希望能成为第二个走出黑死狱的人。”

“呵。”

秦惑冷笑,抬头挺胸,大步上前:“本少皇才是第二个!”

宣天力冷汗淋漓。

他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

这俩人,当真是把黑死狱当游戏副本刷!

区区四品超凡境,谁给的勇气和胆子?

号称新生代最强者的聂苍生,也不敢入黑死狱吧?

“开门!”

秦惑大喝。

漆黑大门缓缓敞开,漩涡再现。

秦惑身上立刻浮现出暗金铠甲,头戴凤尾紫金盔,手握黑魔方天画戟,似乎急不可耐,直接就冲进了漩涡里。

宣天力呆愣半晌,五官扭曲。

他的表情管理已经失控了。

面对黑死狱,一个从容不迫,一个迫不及待,前者云淡风轻,似乎没将黑死狱当回事,后者嚣张霸道,像是黑死狱里有金山坐坐,小弟遍布,美女无数。

“两个疯子!”

宣天力暗骂。

随着黑死狱的大门关闭,喧嚣的神都仿佛恢复了平静。

如果说徐逸被判入黑死狱,让所有人议论纷纷的话。

秦惑突然也被判入了黑死狱,就让所有人部石化。

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无数双目光,看向寂静一片的秦皇府,始终不见秦皇的身影。

各种猜测不断,却难以有人敢想象,秦惑是自愿进的黑死狱。

皇宫里依旧一片祥和模样。

朝堂上依旧尔虞我诈。

街头巷尾依旧鸡毛蒜皮。

沙场仍然是金戈铁马。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关于徐逸和秦惑的议论,渐渐变少。

人类都是善忘的动物。

任由多么权势滔天,一旦人走,便是茶凉。

春节快到了。

神都陷入了一片欢腾。

排名战即将开启。

妙妙仙子和红叶仙子要开演唱会。

春节各项节目都在筹备。

圣女教又开始招新教徒。

南疆三百零九人,依旧还在分批分次的去通天树下感悟。

超凡境,已经超过了二十个。

所有人的心里,都憋着一股劲。

他们不知道徐逸是死是活。

只知道他们必须要变得更强大,才不负了徐逸的期盼。

他们拼尽一切,做着最好的准备,只等某一天,王者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