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我是通过天下汇找的他们两个!”华紫璇着急的说道。她其实本来也有些担心,只是这一天相处,觉得夏天宇极有见识,说话做事都很有章法,也就不知不觉的相信了他。

“天下汇?”华宏伯面色稍缓。

“华掌门,你不信我们,还不信天下汇吗?”乔小胖也没好气的说道,“我们可是有职业精神的游侠!既然正经八百的接了任务,怎么可能骗人?”

华宏伯犹豫了一下,有了天下汇这一层保证,至少解毒这事,他已经信了七分。他挥了挥手让众人退下,嘴上却依旧说道:“二位,不是我不相信你们,可是用冥华紫水貂的血解毒,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夏天宇把手里的毒药蜡丸收回了怀中,板着脸说道:“既然华掌门不信,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们就继续去找五花草吧!对了,蚌山城艾家手里就有!五花草的用法你们都知道,如果不是太着急,用之前先蒸制一两天,再用它来解毒时病人的痛苦会小的多,算起来艾家拿到五花草才一天,现在应该还没用,你们大可以派人去抢过来!”

乔小胖不忿的说道:“宇文兄还罗嗦什么?既然人家不相信我们,我看我们还是早点走吧!”

他一边说,一边作势要拉着夏天宇一起走。华紫璇急了,顾不得男女之别,一把拉住夏天宇的胳膊说道:“两位莫怪,我爹也是听信了谗言,我替他向你们道歉了!请你们别走,我弟弟那边还要仰仗你们……”

虽然拿到了冥华紫水貂的血,但是华紫璇也不敢让两个人就这么走了,因为谁也不知道那血应该怎么用,是抹在伤口上还是口服?还需不需要配别的什么药物?

华紫璇姐弟关系很好,此刻已经急的眼中含泪,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乔小胖眼珠一转,低声说道:“华仙子,我知道你是好人,可是你爹却不欢迎我们,不仅一来就对我们喊打喊杀,说话还特别不好听,而且还骗我说要资助我……”

“乔公子莫怪!”华紫璇忙道,“公子若是缺少灵石,紫璇我也会尽力帮忙的!”

乔小胖嘻嘻一笑,“还是华仙子通情达理!”

他扯了扯夏天宇道:“宇文兄,看在华姑娘的面子上,你就给她弟弟解毒吧……要是就这么走了,咱们的任务可就失败了!”

茶花树下的少女气质如妖

“好吧……”夏天宇这才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

跟着华宏伯父女到了华旗晨的卧室,夏天宇先给华旗晨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发现他脸色发黑,确实是被冥华紫水貂所伤,而且因为中毒时间比较久,人已经昏迷不醒了。

夏天宇把冥华紫水貂的血用酒化开,然后又让华紫璇拿来一些常见的药物,再加上他自己随身带的两味药,放在一起捣碎之后,和化开的血一起做成了药丸,掰开华旗晨的嘴把药送了进去。

这种解毒方法是毒经上记载的,比人们所熟知的那种用五花草的方法要简单的多,见效也快的多。服药之后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华旗晨的脸色就好看了些,华宏伯的一颗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夏天宇料想的不错,因为迟迟无法找到五花草,华宏伯已经在暗中准备派人去蚌山城偷了,真没想到不需要五花草儿子的毒也能解,一时间他对夏天宇两人感激不尽,也为刚才自己的鲁莽行为道歉不止。

乔小胖“哼”了一声,“华掌门,你得多谢你女儿,要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我们宁可不要这积分了,也不能这么被人冤枉!”

华宏伯面带愧色的朝夏天宇两人拱拱手,“真是太抱歉了!我儿中毒日久,我这心里是七上八下的,也没细查就冤枉了两位,实在是我的不是!请两位先在我派小住两天,等我儿痊愈,我落霞派必有重谢!”

“小住?行啊!不过住在哪里?华掌门该不会还不放心,想把我们关起来吧?”乔小胖笑嘻嘻的问道。

“不会不会,乔少侠说笑了……两位是我儿的救命恩人,当然是住最好的客房!我这就让人去安排……”

夏天宇暗暗一笑,这个华宏伯是个谨慎的人,不见到儿子完康复,是绝不肯放自己二人走的。不过他也看出来了,乔小胖这厮显然是又想坑钱了,反正自己在哪里都是修炼,配合一下小胖也无所谓。

夏天宇让华紫璇把配好的药丸收起来,说道:“今晚你弟弟就能醒,明后天这个时候再各服下一颗,毒就完解了。”

“多谢宇文公子!”华紫璇行了个礼,感激的说道,“要不是遇到你们,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弟子的禀报,罗越放他们回来了,不但没抓住人,反倒罗越放自己让人抬回来了。

华宏伯和华紫璇忙迎了出去,问了一起回来的人才知道,原来他们还没等到冥华紫水貂的主人来找就出了事了。起因是同行的另一个落霞派弟子见冥华紫水貂被放了血之后一直萎靡不振,便弄了些净碧浮萍来扔到它面前给它吃,结果这小东西不但一口都不吃,而且连看都没看一眼。罗越放见它长得可爱,又觉得它已经没力气了,便拿着净碧浮萍凑到它的嘴边想逗它,结果一时不慎,被冥华紫水貂咬伤了手指,不仅让貂跑了,人也被毒翻。

也幸好刚才配置的解毒药数量足够,要不然给罗越放解毒又是一桩麻烦事情。

问明了事情的经过,华宏伯无奈的摇摇头,吩咐弟子将罗越放抬回他的房间,朝着夏天宇两人拱拱手,“小徒不争气,让两位笑话了……”

华紫璇忍不住气道:“本来我还想看看到底是不是丰家捣的鬼,没想到罗师弟这么没用!”

华宏伯脸色一变,“紫璇,不得胡言!”

华紫璇叹了口气,“爹,你就别装了!宇文公子和乔公子都不是外人,要不是他们提醒,女儿也想不到去寿丰城外的十里清溪去抓冥华紫水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