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咱么现在回家吗?”

莫子轩偷偷瞄了一眼背后,见自己的老姐开着跑车离开了,连忙说。

“回家?”

林枫听到莫子轩的话,用手敲打他后脑勺,说;“成年人的夜生活,你当是开玩笑呢。长夜漫漫,当然是要嗨起来了!”

“姐夫,有啥好玩的?”莫子轩一听,顿时激动问。

“姐夫带你去酒吧喝酒,泡妹子去!”林枫点起一根香烟,似笑非笑说。

“哇塞,去酒吧啊,太爽了!”莫子轩一听,手舞足蹈。

见林枫抽着烟,莫子轩忍不住,说;“姐夫,你也给我一根烟尝尝。”

啪!

林枫一巴掌抽在他后脑勺,愤怒道;“小小年纪,不学好!”

“姐夫,你别老打我呀!”莫子轩郁闷了。

……

韩系清新美女咖啡馆尽享休闲时光

冰石酒吧内。

林枫大摇大摆的带着莫子轩进入,里面人头攒动,震耳的音乐声个不停。

李天虎眼尖,一瞬间就发现了林枫,立刻走过来,笑着说;“老大,你来了!”

“老李,今天生意怎么样?”林枫扔给他一支烟。

“生意不错。”李天虎露出满足的笑容。

如今冰石酒吧,已经是林枫的产业,作为林枫的左膀右臂,李天虎自然当仁不让,成为了冰石酒吧的二号人物。

“这位是?”见林枫身旁的莫子轩,李天虎不禁好奇问。

“哦,这是我小舅子。”

林枫笑着拍了拍莫子轩的后脑勺,说;“这是你虎哥,喊虎哥。”

“虎哥好,小弟莫子轩!”

莫子轩见面前,这魁梧的跟铁塔般的壮汉,心有余悸,连忙说。

李天虎笑着说;“既然是老大的小舅子,就是自家兄弟。老弟,看你这么年轻,还是个雏儿吧?”

听到李天虎这般赤裸裸的话,莫子轩脸顿时红了起来。

“哈哈,还真是。”李天虎顿时笑了起来。

一旁的林枫笑着说;“找个好位置给我,喝点酒,回家好睡觉。”

“好嘞老大。”

李天虎点头,很快,带林枫来到冰石酒吧最好的一个靠窗位置,亲自搬了一箱伏特加过来。

“姐夫,你能喝这么多酒啊。”

莫子轩坐在林枫的身旁,见面前摆着这么多酒,露出惊愕的表情。

“这点酒算个屁,我老大人送外号酒中仙。”

李天虎笑着打开一瓶酒,自己一饮而尽。

就在这时,一道靓丽少女背影出现,吸引了场所有男性的关注。

“哇塞,酒吧的女神凌可可来了。”

“女神我爱你!”

整个冰石酒吧内,一些男性牲口,纷纷激动的嚎叫道。

凌可可拿着一把吉他,出现在视线内。

她一眼便看见了,坐在她距离位置最近的林枫身上,红着脸,跑过来道;“林枫哥哥晚上好。”

“可可来了啊。”林枫笑着点头。

“凌同学,你怎么也在这里!”

莫子轩一脸震惊,完没想到,会在酒吧里遇到凌可可。

这太出乎他的预料!

“莫子轩,你也在这里。”凌可可也愣住了。

两人是同桌,居然在这里碰见。

“你左手怎么回事?”

见莫子轩的左手被绷带包扎着,凌可可好奇问。

“没事,没事,走路不小心摔倒的。”莫子轩连忙撒了个谎。

他自然不能说,因为你的原因,我和班级里面的一些小混混打架,结果输的一败涂地。

“哦哦,那你小心点。”凌可可微笑说。

天呐!

女神竟然关心自己!

莫子轩这一刻,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这实在是太令他激动了。

“多谢凌同学关心!”

莫子轩激动的说不出来,半天涨红着脸,憋出来这句话。

凌可可的美眸落在林枫身上,俏脸含羞的说;“林枫哥哥,我上台唱歌啦。”

“好呀,我来这里,就是专门想听你唱歌的。”林枫笑着点头。

“嗯嗯。”

凌可可很开心,面红耳赤,随后出现在场的中央,拿起吉他,开始了唱歌。

柔和的灯光打在她的身上,随着凌可可一开口,天籁之音响彻整个冰石酒吧。

场所有人都深深沉醉在凌可可优美的歌声之中,莫子轩更是在凌可可美妙的歌声之中,沉迷的不可自拔。

太好听了!

凌可可的歌声,宛如世间最美妙的一杯酒!

一首歌唱完,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莫子轩双手用力的鼓掌,手掌都拍红了。

唱完后,凌可可红着脸看向林枫,林枫用赞许的眼神看着她。

凌可可继续唱歌。

而就在这时,冰石酒吧外,猛地闯进来一大批凶神恶煞,面色凶恶的人。

“这家酒吧的老板是谁,给我滚出来!”

人群中,一名脸上带着刀疤的恶男,冷冷开口道。

场,一片哗然!

围观的群众,更是露出震惊的表情。

有眼尖的人,似乎认出来了这伙人,害怕说;“不好,这是江北八大帮派之一的独龙帮!”

“什么,竟然是独龙帮的人!”

“这事可闹大了,据说独龙帮来头可不小啊,背后甚至有大家族扶持。旗下成员过千,控制着江北许多家酒吧,ktv,各种会所!”

整个酒吧的人乱作一团,毕竟独龙帮可是本地的大帮派之一,普通人不敢招惹。

“姐夫,有人来闹事了!”莫子轩小心翼翼的说。

林枫看了一眼李天虎,李天虎点头,随后走过去。

他对着这伙独龙帮的人说;“你们是谁,找我们老板干什么?”

“臭小子,你特么眼睛瞎了,敢跟我们独龙帮的堂主这么说话?”

在刀疤脸男子的身后,一名小个子顿时跳出来,破口大骂。

李天虎一双虎目,微凝,一缕凶光乍现。

“小子,你们冰石酒吧胆挺肥啊,保护费欠了好几年没交了。今天,一并交了吧!”

为首的面相凶恶的刀疤男子,狞笑着说。

李天虎微微一笑,好家伙,居然来收保护费!

他笑着开口;“这里是王家的产业,你们胆敢挑战王家?”

“王家,笑话!还扯虎拉大旗,王家早被灭了。王家一共有八年没交保护费,每年按照五十万保护费计算的话,加起来一共四百万!”刀疤男子笑着说道。

四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