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长玥得知王长生要娶亲,嘟着小嘴,皱眉道:“我不要哥哥娶亲,我不要嫂子。”

“长玥,怎么说话呢!哥哥大了,要娶亲,你大了也要嫁人,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很正常的。”柳青儿语重心长的教导道。

“我不,我不要哥哥娶亲,他要是娶亲了,就不会给我买吃的了。”

王长生哭笑不得,宠溺的捏了捏王长玥的小圆脸,笑道:“傻丫头,哥哥要是成亲了,以后就多一个人给你买吃的,你侄子侄女长大,也要给你买吃的。”

“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王长玥眼眸放出一抹精光,催促道:“那好,哥哥快成亲,你和嫂子给我买吃的。”

柳青儿笑了笑,说道:“好了,娘要跟哥哥说一会儿话,你先出去玩吧!长生,给娘说一下跟这位汪姑娘认识的经过,娘替你把把关。”

王长生拗不过柳青儿,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咱们王家和汪家没有多少交情,在此之前,也没有多少往来,贸然上门提亲,有些唐突了,汪家拒绝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再者,生儿,你可知汪姑娘没有婚约?你跟她才见过几面?人家未必钟意你,你别忘了长雪的事情,二伯说的没错,咱们若能跟汪家结亲,对家族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林家也会忌惮一二,不过咱们跟汪家多加往来,也能达到这个结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娘觉得还是徐徐图之,这样一来,成功率大一些不说,你们也有时间互相了解,你可别忘了,汪如烟已经是筑基修士,咱们王家只是一个小族,关系本来就不对等,我要是汪华山,我就不答应。”

柳青儿客观的分析道。

“娘,我们可是拿出了傀儡之术、二阶灵脉和筑基丹,这份聘礼够厚了吧!”

无辜大眼森女系美女粉嘟嘟脸蛋一袭白裙写真图片

柳青儿微微一笑,摇头说道:“聘礼是厚重了,不过我问你,你要是汪华山,你是看重聘礼还是孙女婿的人品?娘知道,林家暗中使绊子,让你和二伯心生顾忌,急于攀交一位结丹期修士,问题是,咱们拿得出来的东西,其他修仙家族拿不出来?王家远远比不上汪家,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只能徐徐图之,诚如二伯所说,实在不行,让长毅迎娶汪家的炼气期女修,万一对方让你迎娶炼气期女修呢!这是大有可能的事情,最重要的一点,鬼渊之行,汪家死了不少族人,现在上门求亲,大为不妥。”

柳青儿的心思比较细,三言两语,一下子戳中了要点。

王长生听了,觉得柳青儿说的很有道理,婚姻大事,不能太草率,他对汪如烟的了解有限,再者,跟汪家多加往来,林家同样会忌惮一二。

汪家死了不少族人,王家也死了不少,这个时候上门提亲确实不合适,当然了,主要是林家暗中使绊子,加上王长雪的失踪,让王长生和王耀宗倍感压力,若能跟汪家联姻,压力会减轻很多。

不过听了柳青儿一番话,王长生发现自己过于急躁了,换位思考,如果他是汪华山,也不会同意这一门亲事,说到底,两家没什么往来,交情很浅,王长生和汪如烟互相的了解也不够。

王长生长吐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娘,还是您看得透彻,要不是您提醒,恐怕就搞砸了。”

“不是我看的透彻,我相信你爹和六弟也看出来了,不过你和二伯都同意了此事,他们不好反对,毕竟你们是筑基修士,家族不像是宗门,等级森严,你筑基了,还是“长”字辈,见到族老还是要问好,不过在对外的事务上,筑基修士的意见很重要,当初让族人提前出来做事,部分族人都不同意,你二伯公说一句话,就没有任何反对声音了。”

王长生仔细一想,发现柳青儿说的没错,自从他筑基之后,他说的话,王明远就没有反对过,顶多补充几句。

“娘是女人家,不懂太多道理,不过集思广益的道理还是懂得,你没有筑基之前,族务都由你爹跟族老们商量着处理,然后再禀告二伯,你筑基之后,你爹已经很久没有跟族老们商讨族务了,不是你爹不想,而是决策权不在你爹手上,长生,不是娘说你,你敢保证你做的决定都是正确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不是娘危言耸听,一旦你或者二伯做出一个致命的错误,恐怕会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王长生闻言,吓出一身冷汗,柳青儿说的很有道理,集思广益,一个人的力量有限,想法不可能面面俱到。

他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冲柳青儿躬身一礼,道:“多谢娘亲提醒,孩儿险些酿成大祸。”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要是有事,就去忙吧!”

王长生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来到王耀宗的住处,王长生将柳青儿的话重复了一遍。

王耀宗郑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此事是操之过急了,你娘这个建议很好,集思广益,咱们两个人是决策者,难免有考虑不周的地方,需要有人来查漏补缺,咱们立刻召开会议,请四哥他们来商讨族务。”

“二伯公,我觉得咱们可以弄个听贤箱,四十岁以上的族人,无论男女,都可以给家族提建议,一旦采用,重赏。”

“这个主意不错,咱们先召开族会吧!”

一盏茶的时间后,十几名王家族人共聚祠堂,王长生和王耀宗主持此次会议。

王长生将鬼渊之行说了一遍,连同林家的算计和欲向汪家提亲这两件事也说了出来。

众人讨论了一个多时辰,提出了很多宝贵的建议。

听了族老们的建议,王耀宗打消了去汪家提亲的念头,打算先多跟汪家来往,徐徐图之。

第二天早上,王明远给王明昊五名族人举行了隆重的葬礼,白发人送黑发人,张月娥哭的死去活来,悲痛至极,昏死过去,柳青儿等女眷细心照看,张月娥这才没出什么大事。

张月娥醒来后,立刻给王长毅张罗婚事,生怕王长毅哪天就没有了,她不拦着王长毅,不过要是把王长毅派出去执行任务,王长毅必须给她留下一个孙子。

王长毅已经是炼气七层,在“长”字辈中,资质比较好,筑基的几率比较大。

王长生跟王明远一合计,暂时不给王长毅派发任务,让他安心修炼,张月娥这才消停下来。

葬礼过后,王明远建造了一个听贤箱,四十岁以上的族人,都可以给家族提建议,采用重赏。

很快,大量的建议出现在王明远的书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