蚩尤词穷的看着眼前风度翩翩、泰安自若的夜神,望着他手里的散阴戟安,那是仅次于圣王骨盒的上古神器。随后,他又转回头看了看被余一恩拿在手上的寿命笔,又望了望身体里面有着娲石灵元的顾欢。

环视一周之后,蚩尤愤愤不平的目光又放回到了方程的身上。

“这冥王、夜神、还有其他众神纷纷倒戈于,上古的神器也被寻找的差不多了!师弟真的是好手段、好运气啊!”

蚩尤的语气里满是不平,他眼带嘲讽的看着方程。

“只可惜……专属于的风神杖不在的手上,我的蚩尤阴刀又留给了那群大个子。而我……还拥有着盘古大神的胡须所制成的尘拂和炎帝留下的长生锥,再加上我已经神魂归位,觉得……胜得了我吗?”

蚩尤说着,两只手上突现两只神器。

盘古大神胡须所制成的尘拂,可扫尽天下事,好事、坏事、好人、坏人,皆在其中。而炎帝的长生锥是以炎帝的一节椎骨所制成,与寿命笔的作用刚好相反,一个减命、一个……却是增寿。

方程看着蚩尤手上的神器,和他那副嚣张的模样,再联想到刚刚他差一点砍下自己的头,这才真正的意识到……蚩尤是真的想杀他、不会留一点点情面,而且他们的力量…..的确很悬殊!自己的身上产最后一枚魂识,灵气不能融会贯通、不能完与自身的意识、神魂相结合,力量上的差距就不是一星半点的!

“说的没错!但是……如果按照的性格,若是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战胜我们的话,早就不会费这么多的话,直接动手了!没有动手,便证明的心里也没有必胜的把握!那么…..是想拼死一战呢,还是先逃回的大山里面好好想想的对策!”

夜神兵出险招,率先挑明了现如今这种尬的氛围,既然谁也拿不准是否能够赢过对方,那么便不如纷纷退后,再谋计策。

蚩尤听了夜神的话,脸色沉了下去,尽管不爽,他却不得不承认夜神的话是对的!他可以不在乎方程,但是却不能不在乎其他的大神和哪些神器,谁也没有见过这所有的神器在一起会产生什么样子的能量,是不是他可以承受的!

于是他抬起头看了看方程,又看向他身后的众神。

不顾一切为了爱

“们确定要跟着这样一位薄情寡义的领导者吗?他连自己的妻子都能够弃之于不顾,更何况们,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定不会选择们的……”

硬的行不通,蚩尤开始用软刀子!

可听了他的话,大家却都冷冷的一笑。

“说得好像我们如果跟着,出了什么事情就会顾着我们一样!”

林梓榆冷嘲热讽的说到。

“就是……”

大家纷纷同意林梓榆的说法。

“们……”

蚩尤无语。

方程看着蚩尤吃瘪的样子,又笑着看了看身后的众人,随后上前一步开口。

“战神殿下说错了!”

他摆了摆手,

“第一,我不是任何人的领袖,我只是提了一个意见,大家都觉得是正确的,所以响应我!我们与大家…….是同伴和搭档,不存在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第二,我们没有谁会抛弃谁这样的说法,我们只是为了自己所忠诚的事情去牺牲而已。我们是为了我们生存的这个安定的世间,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可以一直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

方程的说法赢得了大家的掌声,而蚩尤在这样的氛围中显得十分哥哥不如和尴尬,他怒睁圆目,呆滞了片刻便“嗖”的一声,转身离去。

“飞廉,不要太得意,我以我战神的名号发誓,很快就会死在我的手上,也许……就是明天!”

听到他的话传来,暴躁的李兆文和几个小神还要追上去,却被方程抬手拦下。

“不要追了,追去了也是送死……”

“那就让他这么走了?”

李兆文有些不甘心。

“不让他走又能怎么办?我们现在都是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匹敌对方实力的情况,谁也不会轻易出手的!刚好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地想出一个方法来对抗蚩尤!”

英招对李兆文解释道。

“好了,大家整装休息,我们回去帐篷里,好好研究一下吧!”

殷小柔对身后的众小神说完,然后看向方程。方程点点头,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帐篷外,方程正站在一处山石上向远处眺望着,此刻他的心情真的是五味杂陈,朝夕与巫云接连被蚩尤带走,这让他的心情和意志都很沮丧。两个女人,一个是他心爱的、一个……却是对他有情的,两个女人,他都辜负了!为的……就是眼前着一片苍生。对他们,他无愧于心,可是对于朝夕和巫云,他满心悔恨。

“方大哥……”

李兆文从后面走过来,在方程的身侧站定。

“大家提出了几个想法,却又被否决了,事情陷入僵局,大家都在休息!”

“辛苦了!”

方程听了李兆文的话,点了点头说道。

“我们不辛苦,最辛苦的……是方大哥!不光身体辛苦,心也很累……我们都懂的!”

李兆文的话让方程摇了摇头,

“我不辛苦,最辛苦的……此刻不知道在遭受着什么样的遭遇呢!”

方程说的自然是朝夕和巫云。他不知道朝夕……是否还在这个世界上,也不清楚,蚩尤已经拿到了巫云身体里的那枚魂识,接下来又是怎么处理的她呢?

他垂下头,不再开口。

站在他身侧的李兆文看着方程的这幅样子,不由得长长的叹了口气。

“方大哥,说……这蚩尤怎么就没有一个什么致命的弱点之类的,我小的时候看的那些港城电视剧,每一个上位者都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啊!要是蚩尤也有,我们是不是就可以一击命中、永无后顾之忧了?”

李兆文无奈的嘀咕着,可听了他的话,方程突然猛地抬起头,看向他。

“刚刚说什么?”

“啊?”

李兆文一愣,想了想自己刚刚说的话。

“永无……后顾之忧?”

“再前面……”

方程焦急地开口。

“再前面?我说我小时候看电视剧,里面的大BOSS都有个致命的弱点,要是蚩尤也有就好……”

“就是这句!致命的弱点……”

方程嘟囔着,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他转头便向帐篷内跑去。、

李兆文一脸迷茫的看着他的背影,也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他一走进帐篷,就看到方程正在鬼老面前说着什么。

“鬼佬前辈,我记得我好像听说过一个传闻,但是没有认证过,也没有确定过。据说……用沾了蚩尤之血的剑刺中他眉心的那只眼,他便会元神尽毁,永世不能复生?”

听方程的话,鬼老的表情微微收敛,他目光矍铄的看向方程,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却又缓缓地摇了摇头。

“这个传闻……我听说过,可是从未有人证实过,因为……没有人敢轻易的去尝试,若是失败,便一定会被蚩尤反杀,怎么?要去尝试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