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最快更新小阁老最新章节!

林巡抚的座船顺江而下,天黑时抵达了华亭县官码头。

码头上灯火通明,戒备森严。

松江知府衷贞吉携华亭知县郑岳,并致仕乐卿徐璠,尚宝卿徐瑛等一干松江官绅,已经在码头恭候了将近一个时辰。

看着那双层的官船缓缓靠岸,棒疮未愈的徐瑛不爽的哼一声。

“可算到了,让咱们等这么久。”

棒疮初愈的徐璠也很不爽,当初这林润不过是父亲手里的一把刀,现在却要自己等这么久。

不知道老子腿脚还不利索吗?

不过被老父一通棒喝,徐璠的脾气已经收敛了很多。他脸上依然挂着笑,跟随知府大人朝林巡抚深深作揖。

“诸位快快免礼。”林润朗声笑着走下船来,晚风沁骨,他在绯红色的官袍外,又加了件墨色的锦缎披风,哪怕在夜色中依然是那样的出众。

“本院在昆山耽搁了,让衷知府和徐大人久等了。”

“中丞言重了,您为江南十府殚精竭虑、日夜操劳,我们稍等一会儿又算得了什么?”衷贞吉也是老马屁精了。

长发清纯大眼美女菊花迷你裙气质迷人旅拍写真

“不错,中丞能来视察,是我们松江百姓的福气。”徐璠笑着朝林润做了个请的手势道:

“家父也特意在寒舍略备薄酒,等候为中丞洗尘。”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林润欣然上轿,徐璠等人也上了各自的车轿,队伍浩浩荡荡向城东的退思园行去。

城中早已黄土垫道,撵逐闲人。穿着清一水松江蓝布号服的民壮,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一直从码头排到退思园。

林润掀开轿帘,看到外头松江府兴师动众的排场,不禁摇了摇头。

他心里门儿清,衷贞吉这帮人搞得这么夸张,讨好自己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防止有刁民当街拦轿告状。

苏松刁民本就好讼,如今别府都已经清丈完毕,唯有松江迟迟未动,老百姓心里肯定憋着火。衷贞吉不严防死守,还真会难了看。

胡思乱想间,轿子到了一处豪华的园林外。灯笼火把照耀的大门口亮如白昼。

一身道袍方巾的徐阁老,手拄着藤木拐杖,正笑吟吟的立在那对大石狮子中间,向林润颔首致意。

“元翁,金陵一别数月,晚生十分挂念,不知身子骨可大好啊?”林润赶紧下轿,抢上前去行晚辈之礼。

“哦哈哈。”徐阶笑容可掬的扶起林润道:“托中丞的福,老朽最近感觉好多了呢。”

说完他拉着林润的手,与之相携入园。

只见园内精心修剪过的庭院树上,悬挂着纱绫扎成的各色花灯;太湖石假山的孔洞中,亦设着各色古朴的香炉。

香烟袅袅、华彩缤纷,处处灯光相映,时时细乐声喧,看不完的太平气象,道不尽的富贵风流。

“这是他们为了迎接中丞特意捣鼓的,平日园子里黑咕隆咚,老朽倒是跟中丞沾光了。”徐阁老笑着解释道:

“我这园子里除了三堂一楼外,尽是些竹篱、茅亭、草堂。讲的是自然野趣,跟这些精巧的玩意儿不搭调。”

“元翁为国操劳半生,平日也不要太过节俭。”林润还反过来劝徐阁老一句。

众人便沿着灯光曼丽的曲径,在徐阁老‘简朴自然’的‘寒舍’中走了盏茶功夫,来到位于园林正中的‘闲云堂’前。

灯火辉煌的楼堂门口,还挂着一对檀木的楹联,上曰:

‘十分爽气兮清磨暑秋,一片闲云兮远分天水。’

走进闲云堂中,只见各处梁上共悬着三十六株水晶琉璃灯,每一株上悬灯数盏,皆是各色玻璃所制,无不造型精美。

两三百盏玻璃灯如银花雪浪般一同点起,诸灯上下争辉,真如那玻璃世界,佛宝乾坤。

至于堂中各处的精巧盆景诸灯,珠帘绣幙,亦是无不匠心陈设,宛若画境。

咿咿婉转的昆山腔低吟声中,那环佩叮咚的娇俏侍女,手捧着各色托盘穿行其间,为宾客的桌上添置珍馐佳酿。

主宾就坐后,衷知府先致了欢迎辞,然后众人一起敬徐阁老健康长寿,酒宴便正式开始。

松江人喝酒不劝酒,几位头面人物向林中丞敬酒之后,大伙儿便自便了。

徐阶和林润坐在一起,聊得十分投机。

两人渊源颇深,徐阁老平生之最大功业‘倒严’,可谓‘发于邹应龙,成于林润。’

当年严世蕃被邹应龙弹劾倒台之后,原本应该充军海南的。但他和同党罗龙文根本没去戍所,而是流窜于江西江南一带,假借置宅之名,招募江洋群盗,意图逃往海上,像汪直一样在海外建立基业。

但两人的图谋被巡视江南的林润察觉,马上上本向朝廷示警。徐阁老以皇帝的名义密令林润,将两人逮捕送到京师。

彼时严世蕃已经募集勇士达四千多人。为避免把他逼上绝路,狗急跳墙,林润一面派人盯紧了严世蕃,一面故意泄露消息给严世蕃之子,时任锦衣卫千户的严绍庭。

严绍庭不知是计,赶紧将消息传给严世蕃。严世蕃果然如他所料不敢硬刚,选择了潜逃躲避风声,结果在半路被林润擒获。

罗龙文逃到梧州,也被林润派人给抓了回来。

当年之事现在说来只是一段酒桌掌故,但徐阶和林润两位亲历者,却对当时紧张与担忧记忆犹新。

那时江南倭乱初定,牛鬼蛇神大行其道,处置稍有不慎就会引发大乱,或者让严世蕃逃到海上,成为比汪直更可怕的海盗头子……

无论哪种结果,都是徐阁老和林润无法承受的。

追忆往昔,徐阶不禁赞许道:“若雨当时才三十出头,真是少年老成,浑身是胆啊!”

林润闻言,心里却浮现出那个十五岁的少年的身影,暗道那才是真正的少年老成呢……

“还不是仰赖元翁的力支持?”他忙谦逊笑笑道:“不然借我个胆儿,也不敢兵行险着。”

“好在有惊无险,成功把严罗二人押解入京,也成就了林若雨的青史之名。”徐阁老哈哈大笑着,与林润碰了下杯,一饮而尽后笑道:

“此番回乡后,能再与若雨把酒言欢,实在是平生一大快事啊。”

“正是如此。”林润搁下酒盅,微微一笑很倾城道:“晚生此来除了探望元辅,还有一事相商。”

ps.三连更之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