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忆和子桑木兮疑似合二为一了,那么说,季忆不回去的话,子桑木兮就不会存在于九州了,至少,不会因为子桑老祖的计划,遇到什么危险吧?

季忆摆摆手:“这个不需要担心,有没有用,到时候就知道了。”

时间是三天后,地点选在了城里的一处废弃工厂里,陆离知道那个地方。

“选在城里?不怕被人看见?”

“山海楼会安排好一切,穿越者只要准时出现就行了。”说完,秋华月特意补充了一句,“这三天里,还请这些穿越者不要惹出什么事端来。”

季忆眨巴眨巴眼睛:“看在你是领导的份上,我就替他们答应你吧。”

离开的时候,山桎负责送他们下山。

季忆也没说用飞的,一行人慢悠悠的往山下走去。

走了一段,山桎突然笑了:“季小姐还挺沉得住气,不会又是想最后道别的时候,再将我一军吧?”

季忆也笑笑:“我觉得这个设定挺好的呀。”

成言凑过来,小声的说:“有话快问,问完快走,回去还要开会呢。”

“……”季忆听见开会就头疼,“好吧,就一个问题。穿越者功成身退回来后,的确在实力上可以秒杀这边修真界的任何人,说新人入修真界也是没错的,只是……这边的天地灵脉稀少,来了新人,你们又要怎么培养呢?”

初秋毛衣温暖诱人小美女清纯写真

修士,修炼,在修炼出金丹之前,靠的是天地灵气。这边的灵脉稀少,灵气稀薄,炼气都要练个一两百年,季忆觉得,这个前提下,刺激新人入修真界可行,但还是留不住人。最后,情况不会有多少的好转。

“我不知道。”山桎摇摇头,“当初圣人直接找的前辈们,我只是后来受前辈的安排,陪着圣人去挑选人才的。老实说,当年圣人和前辈们说了什么,我还是今天听了季小姐的分析才知道的。”

陆离说:“这个计划肯定有后续,我看那些前辈也不傻,为了修真界踩碎了心,怎么可能想不到小忆的这个问题。”

成言对季忆说:“你刚才为什么不直接问?”

“问了也没用。”季忆说,“你没看见在我说对后,她就故意不提计划的事情了吗?话题被引到了天书身上,她是故意引过去的。”

唐南知想了想,说道:“对于天书,她知道的不多,所以不能继续聊下去,这时突然将话题转到送我们回去上面,生硬,但能理解。”

季忆点点头:“没错。如果只是告诉我们时间地点怎么回去,何必费劲约出来见面呢?一个电话就搞定了。”

这次见面,秋华月的目地绝对不只是告诉他们怎么回去。一开始的态度,刚见面的强硬觉得有目的。

几人回头看向山桎。

“……”山桎被这几人的眼神看的发毛,最后叹口气,“秋华前辈是想从季小姐嘴里,知道怎么打开夙源记忆的方法。”

“哈?”

“夙源被关在山海楼里,没有命令的禁止,读取他的记忆是正常步骤,可是山海楼里最有经验的修士都出动了,愣是没人能打开他的记忆。”山桎说,“秋华前辈回来后得知了这个情况,觉得夙源来自那边,他的记忆里,说不定有什么是我们能用上的东西。”

“可是进不到记忆里,读取不到,所以想从木兮这里知道方法?”唐南知有些奇怪,“她怎么知道,木兮就一定能打开记忆?”

山桎看了看季忆:“季小姐在和夙源对质的时候,说了不少话,这些话,有的是人会转告给前辈……”

“就是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都说了?”季忆半眯眼睛,“小山桎,你是不是也什么都说了?”

山桎摇头:“有些事情,让这边知道了不见的是什么好事。拿天书来说,即便要告诉前辈,我也会说是季小姐自己的法宝或者说是师门给的,绝对不会提圣人……”

“那是谁告诉她的?”

山桎想了想,最后还是说了出来:“天纶……”

成言想起成采和自己说过,说在他们回来之前,眼看着季忆和夙源要打起来的时候,那些守在亲属身边的修士,有人说过趁乱抢走季忆身上的宝贝的……

看来这边的人,要的不光是人才,连带着穿越者带回来的宝贝,也想占为己有。

突然觉得,即便最后穿越者都回来了,也不要和山海楼的这些人走的太近比较好。

要不……

给山海楼换个领导?

山桎又转头,对陆离成言说:“这三天不知道会出什么变故,季小姐最好是留在家里不要乱跑,穿越者们也都小心些她的安。”

“我就不信,他们还敢在我们面前,来找木姐姐的麻烦!”穆冉冉噘嘴说道。

山桎叹口气:“诱导一个人发疯的因素有很多,季小姐身上带着的宝贝,足够让那些眼红的人冒险作出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来。万事小心,总没错。”

反正就三天。

至于那个通道季忆过不去的问题,她从不担心——有圣人留下的天书在,记号也好,改变那个通道的设定也好,小意思!

问完话,山桎就告辞了。

几人还是准备飞回去。

这时,陆离接到了电话。

“怎么了?”见陆离挂断电话后表情不对,季忆就过来问道,“谁的电话?”

家里的那些穿越者出事了?

陆离似乎不知道要怎么说,想了好久,才开口:“我哥一直在找比季家更合适的合作对象,在季老爷决定拿来联姻前,他就已经找到了对象并在暗地里开始活动了。刚才是我哥的电话,他说,季老爷似乎发现了什么,好像还把事情归咎到了你头上……小忆,你是不是和季老爷他们说过什么?不然怎么会一出事,直接就认定问题出在你身上?”

季忆想起之前说过的那些话,季老爷现在觉得是她在搞鬼,也不奇怪。

“之前是说了些话……”季忆笑笑,“无所谓,不管有没有那些话,失去那么大的好处,他总要迁怒一下的。陆老板,我得先回一趟季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