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这话真奇怪,难得人家一片好心,主动帮忙,我们为何要拒绝?”弗林特满脸莫名其妙。

“罗杰,别跟我兜圈子!老实说吧,你那位朋友究竟是什么人?”丁道尔镇长没好气地追问,“你小子该不会又把一只蜥蜴人领回家了吧?”

“嘿嘿……这次不是蜥蜴人。”罗杰笑得有点心虚,“是……是灰袋兽。”

乔安惊讶地瞅了罗杰一眼,担心他现在就暴露格雷的身份会不会太过仓促,镇长能容忍一头灰袋兽留在德林镇?

杰森·丁道尔与弗林特·铁砧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皱起眉头。

“蜥蜴人也就算了,灰袋兽……会不会太危险了啊?”弗林特抚摸着茂密的胡须嘀咕,“这种智力低下的怪兽有能力分辨敌我吗?发起狂来会不会伤害自己人?”

“格雷不会伤害自己人,我保证!”

乔安正色承诺。罗杰也连连点头附和。

丁道尔镇长还有些犹豫。倒是老矮人想开了,苦笑着说:“咱们德林镇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多一分战力总是好的,灰袋兽再危险难道还能比‘恶魔之子’科塔尔危险?要是咱们不肯收留它,它跑到敌人那边岂不是更糟糕!”

这话真正说到杰森·丁道尔心坎上了,终于下定决心,一脸郑重地对乔安和罗杰说:“替我转告你们那位灰袋兽朋友,欢迎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如果它能在对抗蜥蜴人匪徒的战斗中尽到自己的那份力量,如果我们的家园得以幸存下来,战争结束后我将代表镇议会授予这位朋友德林镇‘荣誉镇民’称号,从而使它获得在本镇的定居权。”

“哇喔,这真是太好了!”罗杰兴奋地欢呼起来。

“丁道尔先生,弗林特先生,我替格雷感谢你们的宽容大度。”乔安怀着感激向镇长与老矮人深鞠一躬。

文艺范少女轻嗅花朵长发拂面清纯气质写真图片

这时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迪克满头大汗地飞奔回来,双手分别握着一支羊皮卷轴。

杰森·丁道尔接过卷轴递给乔安,笑容里带着鼓励的意味。

乔安道谢过后迅速查看卷轴,眼中不由溢出惊喜。

两张奥术卷轴的确都具有极高的“战术”价值,一张是“1级怪物召唤术”,另一张则是“油腻术”,都是他现在就可以学习的1环法术,可谓来的正是时候。

乔安的心思完被这两张卷轴吸引,一秒钟也不想耽搁,当即向弗林特以及丁道尔一家告辞,匆匆跑回家去钻研法术。

到家后坐在书桌前,兴奋的心情平静下来,乔安意识到一个很严峻的问题。两张卷轴摆在自己面前,部抄录到法术书上就需要一上午的时间,哪怕争分夺秒的钻研学习,最少也要花费两天时间才有可能初步掌握这两个1环奥术,然而蜥蜴人匪徒未必会给他留下充裕的时间学习法术,在这种战事随时可能爆发的紧迫环境下同步学习两个法术是很不明智的,有必要从两个法术当中选取一个优先学习,另一个则只能暂且放弃。

这实在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乔安先拿起“一级怪物召唤术”卷轴,大体浏览了一遍。这个法术隶属于咒法学派,是所有“召唤”类法术当中等级最低的,可以召唤出一个低阶怪物并且服从施法者的指挥。可供召唤的怪物种类繁多,常见的比如一匹马,一头狼,一只海豚,一头老鹰,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天上飞的一应俱,此外还能召唤来诸如凶暴鼠、巨蜈蚣和火甲虫之类比较罕见的魔物。不同召唤生物具有各不相同的特长,对应施法者不同的需求。

由此可见,召唤型法术具有灵活多变的战术价值,似乎正符合乔安当前的需要。然而乔安也清醒的认识到这个法术的不足之处。首先是召唤来的生物并不是实实在在的血肉之躯,只是魔力的具现,其存在时间与施法者的等级成正比。乔安作为一名2级法师(神话阶层不影响施法等级),召唤来的生物最多只能维持短短2分钟,过后就会自行消失。

如果召唤来的生物足够强大,两分钟的持续时间还可以接受,然而这毕竟只是最低级的召唤法术,召唤来的怪物都比较弱,只有两分钟寿命的一匹马或者一头狼能在战场上发挥多大作用?乔安对此深感怀疑。

轻轻摇头,乔安放下“1级怪物召唤术”卷轴,转而展开那张“油腻术”卷轴——相比之下,这个法术更为简单,也更实用。

油腻术同样是一个咒法系1环奥术,施法后可以在指定的位置创造出一大摊滑腻的油脂,覆盖区域最大可达100平方尺,油脂最多存在1分钟,过后自行消除。所有涉足油腻区域的生物都将不由自主的脚底打滑,倘若无法保持平衡,就会重重摔倒,乃至在滑溜溜的地上挣扎翻滚,一时间爬不起来。

除了用于制造滑腻的陷阱,“油腻术”还可以使物体表面附着油脂,从而变得滑不留手。比如对某人手中所持武器释放这个法术,就有可能使武器脱手滑落。施展“油腻术”需要搭配施法素材,好在不是什么稀罕东西,一小块猪皮或者黄油足矣。

乔安对比“1级怪物召唤术”和“油腻术”,最终决定优先学习“油腻术”。

做出决定后乔安就抛开杂念,副身心沉浸在法术学习的乐趣当中。先把“油腻术”由卷轴誊写到自己的法术书上,然后逐字逐句的解读。太过专注法术研究,以至于忘记身外事物,直到窗外吹来一阵冷风,冻得他连打了两个喷嚏,抬头朝敞开的窗口望了一眼,这才惊讶的发现夜色已深,一整天的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流逝过去。

乔安起身关上窗户,忍着辘辘饥肠坐回书桌跟前,强迫自己专注于法术研究。家里并不缺少食物,他也不是真的忙到连啃口面包的时间都挤不出来,其实是有意使自己保持在当前的饥饿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