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在这样的一个夜晚,兵王秦风同样有着不同的遭遇。

秦风在行动!

此时的他穿着普通的白衬衫,嘴里叼着烟,噙着一抹不羁的笑容,慢悠悠地朝自己出租的房子走去。

没错,虽然他资金无数,身份尊贵,但是他还是喜欢住在这种接地气、普普通厅的房子里。

在接下去的一段时间里,他都会住在这个地方。

从裤兜里揣出钥匙,秦风正要上楼回家,可是一边胡同里的求救声却吸引了他的注意。

“不要啊,救命,这明明是不关我的事,都是陈总自作主张,你们怎么可以赖我这边!”

“哟,什么自作主张?要不是看你有几分姿色,你以为我们陈总会答应跟你签那份合同吗?你猪鼻子插葱,装什么象呢!”

“这波来找你,就是霸王硬上弓,很明白的告诉你,没有别的选择!”

“也不看看我们陈哥是跟谁的,黑虎帮不知道吗?不知道就回去百度下!在这边装不懂,你不懂你吗呢!”

“救命啊!救命啊!”

徘徊在田园

胡同里的话语声断断续续传来,秦风眼神一凛,直接加快了速度赶了过去。

“住手!你们这群渣滓,做什么呢!”

秦风小跑过去,盯着黑色胡同里几名拿着棍棒的男人,眼神冰冷。

这几名混混手上都持着甩棍,还用尼龙绳绑住了墙角处的女人,此时正要架着那名神色慌张的女人,要把她给绑走。

“小子,你也是这片地区的打工仔?奉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免得引火烧身!”

其中一名混混眼神眯起,看着秦风,挥了挥手中的甩棍警告道。

“秦风,秦风!救我,他们要绑架我!”

“涵姐,放心,他们带不走你。”

秦风眼神冰冷,手掌松开再握紧,身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他并不打算跟这群无知蝼蚁废话!

可是这几名混混的反应快的超出了秦风的预料!

“秦风!你是秦风!?”

混混头子虎躯一震,满脸不可置信。

秦风眉头一皱,心中陡然涌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早说啊!都是自己人,我们这群叼毛有眼不识泰山,还请秦大哥饶恕啊!”

混混把甩棍往地上一扔,腆着脸跑到了秦风面前,朝秦风不停地鞠躬道。

剩下的混混看见自己老大都这样子了,也纷纷丢下手中的武器,赶紧跑过来跟秦风道歉。

“对不起啊秦大哥,这是大水冲龙王庙,不小心不小心……”

“秦大哥抱歉,我们错了!”

“秦大哥别生气啊,要不我们出去喝两盅,我自罚三杯!”

看着混混一个个给自己鞠躬,敬若老大的样子,再看到后面若涵姐急转直下、恐慌畏惧的神色,秦风心中只感觉有一股无名火在燃烧!

他妈的!

这绝对是被人认错了!

“涵姐,你先走,我待会会给你解释的。”

走上前,给陈若涵松开了绳子,秦风轻声说道。

“嗯,谢谢……”

陈若涵紧张地看了秦风一眼,随即匆匆跑开。

秦风是她隔壁的租客,今天稍微打了个照面,两人互相了解之后,陈若涵还对这个阳光憨厚的年轻人有一点好感呢。

现在得知了秦风跟黑虎帮有不明不白的关系后,陈若涵明白了今天秦风的自我介绍都是假的,现在她只想着尽快远离秦风!

“呼……”

轻呼出一口气,秦风捡起地上的甩棍,再次朝那几名混混走去。

“秦大哥……秦大哥别别,咱们不都是一路人吗……啊!”

混混的求饶还没说话,便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声。

还在上楼的陈若涵听到这股叫声,吓得脸色发白,匆匆跑了上去。

发生了这种事,这里她也不敢再住下去了,她要连夜收拾行李,尽快搬离走!

——

自己老大被这样打,剩下的混混面面相觑,随即不约而同地逃跑!

秦风看了他们一眼,也没有去制止。

这种社会上的败类,以后会有人教训他们的。

拿起甩棍,秦风又是狠狠地给地上的混混头子甩了一棍,怒道:“谁他妈跟你是一路人!”

“老子是普通百姓!”

“啊!别打了,我快死啦!”

混混兀自惨叫,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那我问,你回答,知道么?”

秦风点烟,吸了一口,蹲下来,将烟雾吐在了混混脸上。

“咳咳咳……”混混难受地咳嗽着。

“说假话的话,我就把你四肢打断了!”

“呜呜呜好……我绝对说!”混混忙不迭道。

“为什么要说我是你自己人,我今天第二天来福市,在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关系网,究竟是谁跟你们下达这个命令的!胡乱说话的!!”

秦风一拳头砸在了地面上,青石板层层碎裂,瞬间吓破了混混的胆子!

“虎哥,是虎哥!虎哥说不论什么情况,一旦遇到名叫秦风的,一定要把他当做大哥,看做自己人!”

秦风皱眉:“虎哥是谁?”

“黑虎帮的老大,秦大哥你别说是我说的,不然我就要被抓去闽江喂鱼了……”混混可怜兮兮地说道。

秦风脸上涌现出一抹不耐烦,一脚踹砸了混混嘴巴上,瞬间就让他说不出话来!

“叫什么秦大哥,老子跟你没这么熟!”

说完,秦风也没有回到出租房,径直从胡同走了出去,打着出租车,再次来到了景乐会所!

“乐瑶,准备一下,我马上过去。”

“啊,好的,我马上来。”

一边的乐瑶此时正在仓山区参加一场宴会,听到了秦风的话,挂掉电话后,二话不说就往宴会大厅出口离开。

“瑶姐,是怎么了吗?陈先生前两个月还帮衬过我们,今天他七十大寿……”

乐瑶怒道:“闭嘴!跟我回去!”

郑方形被骂得猝不及防,愣了一下后,收起了脸上的表情,专心地给乐瑶带路,开车。

他知道谁给乐瑶打电话,也正是因为知道那个人是秦风,他才会多说这么一句话。

正方形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像是在被什么东西撕扯着,疼痛得无法呼吸。

这么多年的陪伴,比不过一个突然出现的人。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我可去你吗的!

——

后座上,乐瑶看了眼郑方形,淡淡道:“他以前救过我的命。”

郑方形稳妥地开车,道:“瑶姐,不用跟我解释这些,我没多想呢。”

乐瑶眼神有过轻微的波动。

“嗯,我相信你。”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