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女儿一脸淡然地把根本该属于女婿的红包给拿走,然后若无其事地放在了自己包里,夏梅芳也没有什么话要讲,毕竟这已经属于别人家的家事,没有必要去说道什么。

不过同样身为男人的柳钟涛,却对此有些不满…但是他也和自己的老婆一样,对自己女婿的遭遇没有什么要说的,毕竟…这一开口的话,要是让自己女儿不满的话,估计损失的就不止是六万块了。

“小林啊?”

“最近都在忙什么?”夏梅芳笑呵呵地问道。

“啊?”

“还是在帮老胡解决那个麻烦的数学问题…”林帆耸了耸肩,无奈地说道:“不过…云儿给我另一个新的任务,让我把她订购的那些科研设备说明书都翻译一下,大概需要三个月左右。”

听到林帆的话,夏梅芳眉头微微一皱,说道:“那不是很忙吗?一边要解决老胡的数学问题,一边要帮云儿翻译说明书,你…你还忙得过来?”

话落,

看向了面无表情的女儿,恼怒地说道:“你怎么一点都不心疼自己的男人?翻译说明书这种事情…你去找别人翻译不就行了,小林就已经够累的了,结果你还添乱,这么大人还那么不懂事。”

面对自己老妈的说教,柳云儿心里有点点的委屈,正准备开口反驳的时候,林帆率先说话了。

“妈!”

“这和云儿没有关系,是我自己要求的…毕竟花了那么多的钱,从国外引进的高端科研设备,如果随随便便把说明书让别人翻译,翻译的好…倒是没有问题,就怕出错那就完蛋了。”

美味甜点女孩羞答答秀电眼

“因为这里面涉及到太多复杂的物理专业词汇,而我恰好又非常懂这方面的内容,所以…我向云儿提出这个要求。”林帆笑着说道:“由我来翻译,这样才放心嘛。”

说到这里,

林帆又补充了一句,认真地说道:“而且让别人翻译…最便宜也需要一百多万,这钱让别人赚去太可惜了,还不如自己赚了…”

刹那间,

夏梅芳的脸就黑了下来,很明显女儿这是为了节省开支,强行让女婿增加负担,或许之前的理由都是正确的,但真正的核心就是最后一条,节省开支…

当然了,

节省开支的确没错,可毕竟这是自己未来的老公,又要处理老胡的数学问题,又要翻译这个说明,就算是牛…也要被累死的呀。

唉…

女儿啊!

简直太不懂事了。

与此同时,

无辜的柳云儿受到了来自老妈的一股怨恨以及白眼,一时间比较迷茫…大猪蹄子说得不挺好的嘛,为什么老妈对自己这么怨恨?也是…林帆才是她亲生的,而自己只是捡来的。

随后,

晚饭就这样结束了,

而林帆又主动承担了洗碗洗盘子的工作,对此…夏梅芳倍感欣喜,不过对林帆越是喜欢,对自己的女儿就有越多的抱怨,这时…她已经把云儿给拽到了某个房间,开始了她的细心教育。

“云儿!”

“你这也太不像话了,林帆都已经忙成什么样子了,你竟然还给他增加工作量,你这是打算干什么?活活累死自己的男人?”夏梅芳瞪着眼睛,恶狠狠地说道。

“我…”

“妈…真的是他自己要求的,我…我就随便…随便提了一下而已。”柳云儿无奈地说道。

“只是随便提了一下?”夏梅芳怎么可能不知道女儿,满脸恼怒地说道:“你可是我生下来的…你在怎么想的,我还能不知道吗?假装不经意间的透露一下,然后利用林帆对你的爱,诱导他走进你的圈套。”

听到老妈的话,柳云儿有一点羞愧,没错…她就是这么做的,一步一步诱导林帆走进事先设置好的圈套里,而这一切的前提是建立在林帆对自己的爱上面。

“妈?”

“你…你是不是也对爸用过这一招啊?”柳云儿好奇地问道。

“…”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夏梅芳没好气地白了一眼,严肃地说道:“现在说得是林帆的事情,我跟你讲…在某些事情上面,需要把握一个度,不要越过那条线。”

柳云儿略有点不耐烦地说道:“我知道了…你都已经讲了很多次。”

“很多次有用吗?”

“哪一次你听进去过?”夏梅芳黑着脸说道。

“这次听进去了。”柳云儿无奈地说道:“妈…你就少说我几句吧,以前没有男朋友的时候,你就天天唠叨,现在我都有男朋友了,你还是天天唠叨。”

面对柳云儿牢骚,夏梅芳倒是不觉得什么,淡然地笑道:“那就努力让我当上外婆,这样我才没有精力来搭理你。”

“…”

“不是说好两年里面吗?”柳云儿说道:“起码要有一个催化的时间吧?”

夏梅芳听不懂女儿讲得什么话,反正她现在有点急不可耐了,亲戚的孩子们一个个都有孩子,就自己和钟涛孤零零的,脚边都没有一个可以喊自己外婆的人,想想都觉得可怜。

之后,

两人便回到了客厅,而这个时候林帆恰好洗好了碗,紧接着便是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的画面,看着当前最火爆的电视剧。

一开始还好好的,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柳云儿本来挺直的身子,慢慢地发生了倾斜,用大妖精的专业术语叫做…粒子交换引力子导致身体发生了轻微的变化,而林帆却把这种情况称为由质量引起的一种基本力,导致云儿身边时空发生的弯曲。

片刻间,

大妖精就当着自己爸妈的面,直接躺进了林帆的怀里。

没办法…内心对于寻求港湾的冲动,已经完按耐不住了。

面对这种情况,柳钟涛和夏梅芳似乎已经习以为常,更加过分的都看过…比如女儿扑到女婿身上,狠狠地咬他的脖子,现在这种躺在女婿怀里,简直就是小儿科。

许久,

夏梅芳给一家子洗了些晴王葡萄,而林帆也没有犹豫,急忙拿了一颗塞到了大妖精的嘴里。

躺在林帆的怀里,一边看着电视剧,一边吃着晴王葡萄,柳云儿的眉宇间毫无保留地透露出浓浓的幸福,她很享受这种温馨的时刻,当然要是爸妈现在去睡觉了,那就更加完美。

此时,

夏梅芳看着自己女儿那一副慵懒的模样,实在有一点看不下去了…小林的确宠她,但这小妮子有点不识好歹,人家小林一个还没有吃过,而女儿的嘴就没有停过。

“差不多了啊!”

“你准备吃到什么时候?”夏梅芳黑着脸说道:“没发现小林每一个都没有吃过吗?”

听到老妈的话,

柳云儿这才反应过来,顿时俏脸泛起阵阵红霞…还别说真的没有注意,但这又不能怪自己,大笨蛋实在伺候的太舒服了,每次和林帆回父母家,都会把自己伺候身心都很舒畅。

当然了…可能这是在拿着自己刷好感度,可这种自己明显不亏,甚至还血赚。

“没事的…妈,我不吃不碍事,只要云儿吃饱了就行。”林帆笑着说道。

“唉…”

“云儿能够嫁给你,是她上辈子积来的福分。”夏梅芳笑着对林帆说道。

柳云儿撇了撇嘴,并没有多说什么。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消逝,

夏梅芳起身去洗澡了,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紧接着就是柳云儿,洗完澡之后便直接上了楼,而林帆还特意看了一眼此刻大妖精身上的睡衣,怎么说呢…密不透风。

此时,

客厅就剩下了翁婿俩。

“爸?”

“刚才喝得尽兴吗?”林帆认真地问道。

“…”

“别提了…被限制住了。”柳钟涛叹了口气,沉思了一下…认真地说道:“要不现在喝一点?弄点花生米和卤牛肉。”

“可以!”

随后,

翁婿俩就进入了第二顿,一人拿着一瓶茅台,然后一碟花生米和一盘卤牛肉,就这样‘简陋’的配置,开启了翁婿俩的把酒言欢时光。

喝着喝着,

在饭桌上没有吹过的牛,现在开始吹得震耳欲聋。

其实无非就是两点,家庭地位和过去喝酒的辉煌,而两人都知道彼此对方的实力,特别在家庭地位方面,但没有去点破它。

之后,

两人聊着关于摩托车的事情,虽然柳钟涛已经很久没有骑摩托车了,但他懂很多摩托车的知识,毕竟林帆现在那辆宝马超级摩托车,就是当年柳钟涛买来的,只不过被女儿骗走,成为了女婿的座驾。

就在这时,

林帆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拿起来看了一眼,是云儿发来的一条微信。

点开微信后,

引入眼帘的是一张自拍照片,而这张照片的内容令林帆感到了窒息。

照片里云儿穿着一件疑似用锦纶、涤纶、棉、人造丝作为主要原料的黑色Bra,而下身是一条同样材质的Shorty,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大妖精同时在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绸缎睡裙。

我的天呐!

这是要干什么啊?

云儿什么时候换上的?

突然,

柳云儿发来了一条消息。

云:笨蛋,该练球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