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寂静无声,唯有诸人的心脏噗咚跳动着,目瞪口呆的看着点星台上的景象,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秋司翰战七化,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败了,再战齐落,甚至在动用秘法之后,依然战败。

不得不说,这给无数人带来了强大的心灵冲击,千秋盟的天才弟子,连续两次战败于排名低于自己之人,这世界是怎么了?

风秋脸色极为难看,她没想到秋司翰竟然会连败两次,这不仅给千秋盟带来了巨大的耻辱,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给北斗星君抹黑了。

世人会说,北斗星君麾下势力倾力培养的天才弟子,竟比不上一个外来妖族青年,这是何等的讽刺。

在无数人的惊叹目光的注视下,齐落淡然的回到自己的位置,神采奕奕,眼神中再度恢复了以往的自信,他依然是那个张扬轻狂的妖族圣子。

反观秋司翰,半跪在点星台上,始终低着头,像是不敢面对诸人的目光,他知道,他将面对怎样的嘲笑和耻辱,足以将一个人彻底毁掉。

“行了,一两次战败算不得什么,本帝修炼至今亦不是每战必胜,然而依然到了如今的位置。”北斗星君淡淡开口,既然已经战败,他不希望秋司翰从此一蹶不振,那样只会更让人耻笑。

听到北斗星君的话语,秋司翰忽然抬起头,目光与北斗星君对视了一眼,看到后者眼神中的期望,心中那股挫败感顿时减轻了许多,拜道:“弟子明白。”

随后,秋司翰走下点星台,这才两场战斗,还剩下七场,接下来的战斗他要力以赴,证明自己。

没过多久,排名第七的阳云辉走上点星台,目光直接锁定在秦轩身上,眼神中充斥着强烈的战意,道:“我等你很久了。”

秦轩轻轻点头,踏步而出,风拂过,长发飞扬,黑袍飘动,稳稳的站在点星台中央,犹如一柄绝世宝剑,透露出一股诛灭天地的绝世气概。

清纯学生妹白丝袜纯净写真清新迷人

许多人看到秦轩走出,目光遽然间涌现惊叹之色,这天山剑客的实力像是个无底洞般,遇强则强,永远不知道他的极限在哪里。

阳云光凝视着秦轩,面色有些凝重,从第一轮排位赛他便注意到了秦轩,金色光幕第一,帝品天赋,太耀眼了,而后秦轩的表现也没有让他失望,玄灵界一言为法,何等强势霸道。

这些光环随意一个拿出来都足以名扬北斗府,然而却被秦轩一人独有,可想而知秦轩有多出众。

这一战,注定不平凡。

太阳神教方向,阳琨面无表情,表面上看似平静,然而那眼眸深处却有着一缕担忧之色,知子莫若父,他何尝不知道阳云辉是想证明自己,然而天山剑客非寻常人,又岂是那般容易战胜的。

“这一战,我希望你履行当初的诺言,不要留手。”阳云辉沉声道,神色极为认真。

“我会的。”秦轩平静的点头道,神色淡然如初。

只见阳云辉身上有一团团太阳神火升腾而起,绚烂无比,天地间的火属性灵气仿佛都躁动起来,温度急剧上升,这片空间像是变成了一个熔炉,以阳云辉为中心,灼烧着天地。

无数人脸色大变,立即释放出真元抵御这股灼热之气,实力稍弱者则浑身燥热,面色涨红,仿佛要燃烧起来。

北斗星君目光一闪,随后大手一挥,一道星辰光华绽放而出,竟化作一片光幕,将点星台笼罩在内。

刹那间,那光幕像是将点星台与外界分隔开来,点星台内依然燥热无比,而外界温度开始回落,诸人的脸色逐渐恢复正常。

秦轩早已肉身成王,又凝聚了雷魔之躯,这点温度对他而言根本毫无威胁,他脸色无比的平静,像个没事人般安静的站在那里,像是在等阳云辉准备完。

见秦轩脸色毫无变化,阳云辉内心有些颤动,这家伙难道不惧高温,这温度他自认已经达到他的极限了,但秦轩的反应让他震惊不已。

“若想凭借这等雕虫小技就想战胜他,未免太幼稚了,他可是我的对手,其他人又岂能战胜。”北泽天鹏不屑的道,在他看来,阳云辉的举动是在侮辱秦轩,更是在侮辱他。

武者的听力何等惊人,北泽天鹏的话语一字不落的传到阳云辉耳中,他脸色瞬间冰冷了下来,太阳真元在周身暴动,犹如一座火山般,即将要爆发出可怕的威能。

秦轩脚步连续踏出,一道道残影闪烁而出,妖之意境释放而出,虚空中仿佛有一尊尊金翅大鹏鸟虚影斩出,羽翼锋利无比,撕裂虚空。

“轰!”虚空中不断有轰鸣声响传出,一尊尊强大的妖兽降临在这片天地,妖气暴走,每一尊妖兽都庞大无边,矗立在虚空中,释放出极致可怕的气息,威严无比。

大妖纷纷释放出自身的神通,天地动荡,虚空扭曲,阳云辉处在攻击的中心,看着四面八方杀伐而来的攻击,神魂俱颤,终于意识到秦轩的可怕。

不动则已,若动,苍穹色变,九天齐颤!

这一刻,无尽人群的内心都开始狂乱颤动起来了,目光变得有些呆滞,妖之神通,天山剑客又展露了一项强大的能力,他到底还隐藏了多少实力?

看着被诸多大妖环绕的秦轩,北斗星君目光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剑道与幻道力量,肉身成王,再加上此时展露的妖之神通,的确堪称完美,难怪师兄对他如此欣赏。

“此子绝不能留。”紫华剑帝眼中闪过一道锋利剑光,身上弥漫出一丝凌厉气息。

秦轩的表现让他有些担忧,更令他紧张的是,秦轩身上的秘密,那可以大幅度提升修为的秘法,若得之,北泽家族可统一天元界。

只见秦轩眼眸妖异无双,周身激荡着澎湃的妖气,身披妖之铠甲,英勇神武,如绝世妖神一般,双手不断拍打而出,无尽燮牛虚影杀向阳云辉,欲将对方埋葬。

“九阳焚天。”阳云辉眼中闪过一抹锋芒,九轮巨日冉冉升起,照耀天地,无尽太阳神华射杀而出,似蕴藏极其恐怖的威力,所到之处,一切尽皆被焚毁掉来。

阳云辉乃太阳神体,所释放的太阳神华以自身太阳真元释放,至刚至阳,而燮牛虚影不过是秦轩以普通真元释放,自然挡不住太阳神华的焚烧。

一时间,局势发生逆转,阳云辉战意暴增,攻势越加凶横,像是要趁胜追击,一举将秦轩击败。

许多人看的心惊肉跳,仿佛身临其境,清楚的感受到点星台上激烈的战斗气息,太狂暴了,让人感觉这根本不是元府境的战斗。

秦轩心念一动,星辰万象图疯狂运转,璀璨的星辰光华绽放而出,溢散到身躯表面,散发着奇异的光芒,在那光芒的衬托下,秦轩本就英俊的脸庞更显得神圣无比。

“星辰之力!”北斗星君瞳孔猛地一缩,双眼死死的盯着秦轩,他号称北斗星君,最擅长的力量便是星辰力量,但凡有一丝星辰气息,都逃不出他的感知。

而他在秦轩身上,分明感受到一股星辰气息,虽然不是那么强大,却胜在浑厚精纯,他元府境时都远远达不到这一地步。

直到这一刻,北斗星君终于明白为何天罡星君执意要带走秦轩,如此精纯的星辰真元,稀世罕见。

秦轩催动星辰万象图之后,释放出的神通威力大大增强,丝毫不比阳云辉的太阳真元弱,再加上强横的大妖神通,再度将与阳云辉压制了下去。

这让阳云辉心中大惊,混沌体质的真元天生要强于普通人,为何天山剑客的真元也如此强,难道他也是混沌体质?

不只阳云辉心中有此猜测,许多人都有同样的想法,毕竟,秦轩的表现太反常了,越境战斗,竟然还如此强势,简直骇人听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