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芒落下,众人震惊的看向林川所在的位置。

那长达十多米的金色长枪被最后一道来自地狱的大门拦截在了林川的面前,无法寸进,但那最后一面罗生门上面也布满了裂纹,似乎只需要多一点点力量,便可彻底洞穿这最后的阻碍,将林川斩杀。

但,就是这最后一点力量,却成为了天堑,无法逾越。

“好可怕的掌控能力。”

“他是怎么精确的计算出这长枪的攻击力的,竟然卡的如此精准。”

“是巧合还是经过计算的?如果他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计算出这长枪的攻击力,并且不浪费一点灵力的施展法术阻拦,那这份能力将会让所有人感到绝望。”

……

望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众人的心中对于林川的可怕不禁有了一个十分清晰的认知。

这个晓之青龙,不仅仅空间能立刻凌驾在众生之上,他在其他方面的能力也让人感到无解。

要知道,刚刚这长枪可不是普通人释放的,而是暗金色棺椁中的那个渡劫期修士释放出来的,虽然大家都不清楚这个人的具体身份,但他能够与瑶光女皇一起封印长存这么久,实力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比拟。

可就是这样一个可怕修士的攻击竟然被林川只用了一招就拦截了下来,而且计算的如此精准,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你竟然能够强行接下我的攻击!”

晚霞中遇见纯真女孩

沙哑的声音从暗金色的棺椁中传出,庞大的威压弥漫,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棺椁中那位的惊讶与愤怒。

虽然他没想过用这一击就直接杀死林川,但是被林川如此轻描淡写的接下来,而且还是卡着他攻击的最大限度一点灵力都你没有浪费的接下来,这让他感觉到了羞辱。

而且刚刚出手的还不只是他一个人,瑶光女皇也出手了,但他的攻击被林川用神罗天征的绝对防御硬接了下来,这样的状况,跟两人之前的预料相去甚远。

这仅仅是是第一次的正面碰撞而已,虽然林川只是被动防御的一方,但是其展现出来的绝对实力已经超越了普罗大众对大乘期的认知极限。

“你确实引起了我的兴趣!”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暗金色的棺椁开始颤动起来,下一刻,那一直紧扣的棺盖缓缓飞起,一个脸色苍白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这是……”

望着暗金色棺椁中的这一位,众人的脸上都是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中川皇室的历史上,似乎并没有这么一个人存在,至少不是大众所熟知的那几名实力强劲的修士。

“中川则!原来是他!”

望着从暗金色棺椁中缓缓升起的身影,大音楼的仙宫中传出了一道惊讶的声音。

“这好像是与瑶光女皇同时代的一个人。”有人依稀记得这个名字。

“等等,这不就是当时中川帝国的太子吗?瑶光女皇继承的皇位本来应该是他的才对!”

“我想起来了,当时瑶光女皇好像是篡位的。”

“不对,如果是篡位的话,他们两个怎么可能相安无事的处在同一个空间了封印,我听说是这位太子醉心于修炼,无暇顾及朝政,所以才将皇位让给了瑶光女皇的。”

……

原本不认识中川则的人,在大音楼透露出他的名字后,立刻有人回想起了当初的那段历史。

“这个人的实力很强,应该在瑶光之上,你要小心了!”

大音楼正在激战的那位渡劫期修士的声音出现在林川的脑海中,简单介绍了一下他所知道的这个人的信息。

这个中川则与中川瑶光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当时的皇位继承人实际上是实力最强大的中川则,而非中川瑶光,且不论怎么排位,皇位都是轮不到中川瑶光去继承的。但是当时的中川则虽然实力很强,可他并不喜欢处理政务,也对中川帝国的皇位没有太多的想法。

所以在老一代的皇帝坐化后,本来应该继承皇位的中川则力排众议,将皇位让给了中川瑶光,而他在躲在幕后,醉心修炼的同时,保重中川瑶光的皇位不至于出现问题。

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成就了中川瑶光千古女帝的名号。

至于中川则为什么愿意把皇位让给中川瑶光,而不是其他人,个中猜测有很多,但最流行的说法是,这两人在一起了!

不过这些往日的隐秘跟林川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他更加关注的还是这个人擅长的能力。

让林川感到惊讶的是,这个看起来面色苍白,病怏怏的青年,他所擅长的竟然是体术。

“我来跟你玩玩吧。”中川则望着林川,与其冰冷的说道。

不远处,中川瑶光皱了皱眉头。

中川则说出这种话,就意味着他的确对林川非常感兴趣,想要与林川单打独斗,但目前这样的情况,他们最好的选择其实是联手尽快将林川杀掉。

林川的实力很强,空间能力又让人感到绝望,如果是单打独斗的话,中川则短时间内很可能拿不下来,那样的话时间拖得越久,对皇室就越不利。而一旦他们能够把林川杀掉,对于晓绝对是巨大的打击,如此就可以尽快的结束战斗。

“给我一点时间,放心吧,我知道分寸的。”中川则似乎是看出了中川瑶光的担忧,轻声说道。

“那行吧,我先去解决其他人,这边先交给你了。”中川瑶光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点头,转身离去。

既然这边暂时不需要她,那她就先去和中川贤联手,除掉一个渡劫期再说。

“一炷香时间内,我会杀掉你!”

中川则盯着林川,神色桀骜而冷漠的说道。

林川的转生眼凝望着中川则,嘴角缓缓浮现出一抹冷笑。

“朱雀,中川瑶光交给你,别让她打乱了其他人的战场。”林川直接开口说道。

此话一出,中川则的脸色变得阴冷了很多,因为如此说话的林川表明的态度很明显,那就是完没把他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