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女人追男人少见的很,而且艾辰还是大明星,这么主动说这些,都不怕人笑话吗?

“那我该说点什么。”华笙萌萌的问。

“哈哈,你这个表情好可爱,你什么都不需要说,我只是想从你这里得到一点幸运……听说你是幸运女神,和你做朋友的人最后都得到了幸福呢?”

“没有,你别听华芷造谣。”华笙有些不好意思。

分开后,风兮开车送华笙回了十里春风。

这几日春桃不在身边,确实有点不习惯,虽然银杏做的也很好,可华笙就觉得觉得失去了一些什么。

她坐在客厅里喝茶,小黑就趴在地毯上,蹭着华笙的脚。

本该是惬意的日子,可华笙心里还是放心不下春桃,说是不管了,可哪里真的就不管了呢?

毕竟这么多年的牵绊,看出华笙的心事,银杏将洗好的水果端来。

“小姐,您还在想春桃?”

“啊,没事。”

“我都看她发朋友圈了,她高兴着呢,您别想了,给自己添堵。她现在眼里只有爱情和男人。”银杏一提起春桃就生气,那个家伙居然为了男人就这么甩手走人,带走了小姐给的巨款,旧衣服什么的都不要了。

明眸皓齿阳关下的棒球少女写真

最可恨的是,她到了宛城后,只给华笙发过一条微信。

就写了一句——小姐,我到了,勿念。

就再也没有后来了,这几日拼命的秀恩爱,发朋友圈,说她的新家,多么幸福,她男人下厨煮了面之类的云云。

气的银杏直接屏蔽了春桃,免得惹火。

“我没事,你不要当江流面说,他会担心我。”

“我知道,那小姐您要是不想姑爷担心,就别苦大仇深,好不?”

“恩,我没事,我会自己调整心态。”

一转眼,艾辰的演唱会就到了,江流本来都答应一起去的,可是临时出差去了省里开会。

据说是很重要的会议,关系到未来三年招标,江流和父亲都去了省里。

华笙和风兮,秦皖豫,三人坐在第一排,华芷是后来的,戴着口罩和帽子,很怕人认出来。

谢东阳和谢东瑶一起来的,兄妹俩坐在第一排的边缘,跟华笙有一段距离的。

“哥,你看,华笙姐姐?”

谢东瑶指着旁边的方向有些小雀跃,谢东阳偷瞄了一眼,然后有些脸红。

正好跟华笙的视线对上,华笙很大方的点点头,表示打招呼。

谢东阳却更加不还意思,赶紧低着头。

“哎呦,不是吧?你居然这么大的人,还害羞?”

“你给我闭嘴,再多说一句,立刻出去。”

“哈哈,我不说了,好了,我们快看艾辰吧,她唱歌巨好听。”谢东瑶很少女心,所以真的是来看演唱会的,甚至连荧光棒都买了。

当天体育馆整整三万人爆满,场外很有进不来的,都舍不得离开。

艾辰出场时候,引起了躁动,那人气高的吓人。

她穿着黑色的天鹅裙,性感又不失优雅。头上戴着黑色的小礼帽。

一边眼睛还带了金色面具,很是神秘,又冷艳。

“第一首歌是我三前天晚上写的,本来不打算唱的,但是忍不住……我想送给那个我心里的人,这首歌是给你写的,我相信你会听懂我的心。”

艾辰这番话再次让场沸腾起来……这么含蓄的表白,让大家都很好奇,到底是谁这么幸运,能得到大明星的抬爱?